EN [退出]
学老潼关肉夹馍多少钱>中国新闻

_调控2010之等待多戈

2017-11-20 11:06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

文/杨振宇

“出手还是观望,这是个问题!”炎热的7月里,31岁的北京市民周嘉豪为自己的婚房纠结着,“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都说了,年底房价会降,可现在据说不少地方已经放开了对第三套放的贷款限制,是不是银行扛不住了?调控政策 将有所松动?”周嘉豪的直观感受是,“4月份,很多开发商的看房班车基本没人,现在则是多了不少人。”

“有部荒诞剧叫《等待多戈》,讲的是两个流浪汉在等待迟迟没有露面的多戈。”在买房问题上屡次踏空的周嘉豪自嘲道,“我觉得现实中的买房人就如同剧中的流浪汉,降房价则是我们苦苦等待的多戈。”

不仅周嘉豪在等待多戈,其实,整个中国都在等待多戈。被温家宝总理称为“经济最复杂”的2010年已然过半,经济形势并未因上半年的统计数字比较好看而变得明朗起来。在诡谲的下半年里,人们有太多的多戈需要等待:救市的四万亿即将接近尾声,下一步怎么办?弥漫在每个角里的通胀预期会不会变成现实?保增长的现实需求与调结构的壮志雄心如何两厢兼顾……

一切悬念似乎都是多戈,让人无奈,又给人希望。不过,这些悬念对高层宏观调控智慧的考验确是再真实不过。

如何面对奇怪的产能过剩

这是北京河北交界处的一个废钢铁回收场,卡车满载废铁,卷起阵阵灰尘。负责人咂着嘴,“卖不上价,利润忒薄。”这句话的背后是钢材价格的持续低迷。半年来,市场价格一直没有高过出厂价,监测数据表明,5,6月份各线钢材价格持续遇冷,和今年以来的历史高点相比,平均吨钢价格下跌400多元。

在国务院新一轮治理产能过剩的行动中,钢铁行业又一次成了排头兵。7月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透露,今年我国粗钢产量预计达到6.3亿吨,而国务院去年通过的《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曾提出,到2011年,国内粗钢产量为5亿吨。其实,钢铁产能过剩早已不是新闻,去年至今年,有关部门已发布不下5条禁令来抑制产能过剩。然而,钢铁行业却似乎陷入了一个越限越多,越亏越产的怪圈。

同样吊诡的是,新能源行业也卷入了产能过剩的漩涡。多晶硅是一种主要的光伏材料,应用于半导体和太阳能电池等产品。在国务院下发的抑制产能过剩文件中指出,2008年我国多晶硅产能2万吨,在建产能8万吨,已经明显过剩。但这样的结论引发了较大争议,光伏产业2009年初才被确定为“振兴产业”,到了9月却被认定为产能过剩。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国内的多晶硅需求一直在增长,特别是在目前地面光复电站规模开始激增的背景下。“国内光伏电池产量还会有一个激增期,意味着多晶硅需求还会有激增期,这是国内外市场所决定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对此,有专家认为,钢铁等行业的过剩实质上是结构性、区域性过剩,而非总体产能过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认为,从中国工业化、城市化的长周期来看,中国工业品产品是否存在过剩问题需要重新判断,“我们最近做了一项相当谨慎的测算,未来(钢材需求)可能会到7,8亿吨,这与目前接近7亿吨的产能相当。”

进而,刘世锦提出了“有效产能”的概念,“市场经济里总有一些产能是低效的,生产出来之后没有市场竞争力,要么卖不出去,要么卖不出好价钱,成了被淘汰的对象。因此,通过市场竞争淘汰掉的产能,多数是因为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同时还面临着生产成本过高等压力,其在市场上就表现为产能过剩。”

“很多过剩行业往往都是地方的支柱产业,无疑是当地的就业、纳税大户。因此,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但地方却不为所动。”业内人士指出,对新一轮产能过剩的治理工作,依然沿用了收紧审批与收紧信贷两大手段,但收效甚微,“银行作为地方政府的指挥棒,对那些过剩行业的态度与地方政府高度一致。”因此,“结构调整应当更多依靠法律、技术标准、邓市场化手段,行政式治理往往难以见效。”建行总行研究员赵庆明如是说。

通胀预期会不会转化成现实

促使周嘉豪执意买房的因素除了结婚外,还有保值的想法,“股市跌得一塌糊涂,古玩字画咱又不懂,为了抵御通胀,只能买房了。”从去年开始,“通货膨胀”就成为周嘉豪心头的阴影,“咱老百姓看不懂CPI、PPI什么的,但切身感受是真实的,你看,现在绿豆8块5一斤,一小把青菜也得两块钱,更别提房价涨得有多凶了。而且,你看现在利率多低呀。”

那么,我们是否已经处在通胀之中呢?周嘉豪说不清,他清楚地记得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3%左右,同时强调要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好通胀预期的关系。“你看,总理说的是通胀预期而不是通胀!”周嘉豪有些信心不足地强调。但是,下半年呢?7月19日,中国央行副行长杜金富周一在参加央行及英国使馆合办的中英中小企业融资论坛间歇时表示,中国目前的通胀状况较年初时已有所缓解,但下半年不确定性依然较大。

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在2005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其核心是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继续按照已公布的外汇市场汇率浮动区间,对人民币汇率浮动进行动态管理和调节。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认为,此次汇改若能形成有效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使人民币汇率有升有降,根据自己的经济特点自己主宰汇率,海外热钱将会无利可图,通胀压力也就不攻自破了。欧洲央行也表示,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将有助于中国央行抵制通胀,将经济带入一个可持续的增长轨道。国家统计发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CPI同比上涨2.6%,其中6月份CPI同比上涨2.9%,环比下降0.6%。CPI数据同比上涨幅度低于此前的普遍预期,环比下降速度快于预期,通胀压力有所缓解。这似乎又在数据上给予了支撑。

不过,中信建投首席宏观分析师魏凤春认为,6月份的CPI超出预期,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将持续下行,市场需求减弱。其次,政府近期对M2(广义货币)控制比较到位。最后,政府对农产品管制的结果。因此,魏凤春认为,在下半年上述的抑制因素再一次得到放松的情况下,CPI将在三季度达到高位,这就是所谓的“秋老虎”。当然总的来说,由于下半年中国经济将持续下行,因此,CPI会随着达到高位之后慢慢转变到“纸老虎”的状态。预计全年CPI或在3%左右。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张晓晶在分析了输入型通胀、成本推动型通胀、需求拉动型通胀后得出结论:总体判断,通胀压力不如之前那么大,防通胀任务不像一季度那么艰巨,但仍然要管理好通胀预期。

二次探底会来吗

“我们的复苏轨迹是V型的吗?”面对二季度漂亮的统计数字和惨淡的股市,周嘉豪轻声嘀咕着,“很多人都预测经济会有二次探底,也许又是买房的机会。”

2007年被评为“中国金融杰出贡献专家”的赵晓坚持“二次探底”的观点。“我们甚至看到,有些人将人民币抛掉,反而变成美元,因为看到中国经济比美国更坏,没有最坏,自己更坏,有人认为中国经济比欧洲更坏,因此将人民币和房屋卖掉了,认为三年内人民币兑美元会达到10以上。”在7月初的博鳌地产论坛上,赵晓指出,东南亚经济经历了三次触底,都是6%左右的经济增长,两次探底,最终在2002年后才彻底的走出去,之间有5年的时间,中国经济二次探底是必然的,W型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知道底部才是危险的。

显然,一些统计数字支持了他们的说法。7月1日,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一起发布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2.1%,比5月回落近2个百分点,这是该指数连续两个月下滑。不仅如此,汇丰银行同日发布的6月份PMI也跌至牛熊分界点50.4%,为12个月来的最低点。

世界银行在6月18日发布最新经济季报判断,“中国今年剩下的时间内增长减缓将更为严重。这主要是考虑到总体宏观政策、最近出台的房地产政策,以及欧洲严峻形势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那么,经济降温该如何看待,会不会导致“二次探底”呢?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经济学家大多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慢表示欢迎,认为中国政府需要控制房地产价格。澳新银行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说,二季度数据表明中国仍在以较为合理的速度向前冲。渣打银行驻上海经济学家王志浩说:“眼下,这是好消息。中国经济存在过热问题,近半年来,政府已经取消了一些经济刺激举措。他们在让经济降温方面干得很漂亮。”

中国的政策选择

“下半年会出什么政策?相对于房价,我更关心政策走势,因为政策与房价、股价、工资,乃至职业选择关联度竟如此之大!”周嘉豪想知道,下半年的形势更加复杂多变,中国的政策选择会是什么?决策层在积极寻找着答案。

在上半年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国务院于6月28日和29日连续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邀请了宏观经济、财政金融、人口就业、资本市场等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汽车、钢铁、造船、纺织、电子、银行、房地产等行业的企业负责人参加。在召开座谈会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6月25~26日到浙江杭州就经济运行情况进行了调研,并在6月26日上午主持召开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随后,7月3日上午,温家宝在长沙主持召开湖北、湖南、广东三省经济形势座谈会。在座谈会上,温家宝再次强调宏观调控面临的“两难”问题增多。“我们不仅要大力解决那些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同时又要有针对性地解决当前存在的突出的紧迫性问题,这些都必须在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前提下进行。”他说。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周景彤表示,未来10年,包括投资、出口和人口红利等拉动我国经济增长传统动力衰减趋势不可避免。我国经济将进入中低速增长时代,要求社会各界未雨绸缪,增强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自觉性和主动性,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值得关注的是,7月8日,新华社撰文称,新刺激政策出台的可能性不大。文中观点称,此前的刺激政策在对经济产生巨大拉动效果同时也带有很多负面作用:高耗能、高污染、资源型行业快速增长,一些已淘汰的落后产能死灰复燃,结构不合理现象更为突出。刺激政策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会有很多危险性。

7月2日,工信部发文明确,将利用财政和信贷资金引导纺织产业向高端领域转移,加速产业升级步伐。按照国资委的规划,2010年央企将缩减到80至100家,而目前央企还有129家,共有86家(包含其控股的子公司)央企在A股上市,而且多为传统产业,很多是列入产能过剩、要求重组整合的企业。下半年国资委将积极引导企业重组,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方式。

与此同时,中国的外围经济环境也发生着结构性改变。6月下旬,美国奥巴马政府再次明确危机后三大产业突破口,智能电网、新能源和节能增效。为了应对危机过后的经济发展,亚洲的日本、韩国政府最近也公开宣布,将致力于扩充新的增长动力,包括进一步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大力培育绿色产业。

参与国务院座谈会的一位经济学者向国务院领导表示:“现在必须要咬紧牙关挺住,在可承受的最低经济增速下,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这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百年大计。”

当前文章:http://ohoar.ddqdgj.cn/society/sl8v.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1:06

楚汉传奇韩信背水一战  安全教育平台  张家界天气  acf  大刀记  开心学下载  苹果6s分期付款  百度文库电脑版  惠若琪下面照片曝光  绝世小受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调控2010之等待多戈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双面间谍1984_false teeth